数字人直播/无人直播技术

扫码加微信

2023年数字人直播真相揭秘:韭菜还是机遇?

来源: | 作者:佚名 | 发布时间: 2023-11-30 | 185 次浏览 | 分享到:
2023年数字人代理商的真相:究竟是金矿还是韭菜?数字化时代的机遇与挑战,直播带货背后的商机与风险,数字人在不同行业中的应用前景与现实状况。
!

2023年数字人直播真相揭秘:韭菜还是机遇?

“哈喽!听说你想知道最火爆的2023项目?就是那个不用发工资、不搞五险一金,还永远不会走的数字人哦,只要花7999,就能把它们带回家!”

“24小时不停加班,买了就能终身用。”

“看看这一堆机器吧!全都是能为你赚钱的摇钱树!”

数字人项目肯定是2023年最抢钱的项目之一。刘润在2022年的演讲中介绍了这个项目,它本质上就是企业的saas服务——门槛低,用户体验极好,输入一些信息就有了一个“人”出现在眼前;而且它的盈利空间很大,可以用来直播带货、做短视频,仿佛什么都能干,适用场景也超多。

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,数字人一度成了许多公司、大V口中的宝贝,光靠代理费收入就能过上亿,真是个摇钱树的好项目。随便翻个新闻,都能看到数字人公司洋洋洒洒地宣传,吸引着代理商加入。可实际上,代理商们真的能通过数字人赚到钱吗?为啥当初热切吆喝“数字人时代来了”的刘润,现在也搁置了抖音?直播带货到底靠谱不靠谱?数字人的未来又在哪里呢?

VOL.1 代理商是不是数字人公司的“替罪羊”?

“我们不抽C端用户,割的是代理商的‘菜’,赚的是那些‘有钱途’的人。”深圳某数字人公司的销售杜梦华如此说道。

实际上,数字人项目的火爆,和代理商的广泛加入息息相关。

知情人透露,去年11月开始,某家知名数字人公司开始在长三角地区搜罗MCN(多频道网络)机构,极力发展代理商业务。他们从10万的事业合伙代理商,一路发展到100万的战略合作商,让代理商们以七折的价格拿货,并推出多种定制业务来吸引他们。

据悉,这家数字人公司每个月都在全国各地举办代理商大会,邀请大家“一起搞钱”,声称“我们让数字人为你们不停工作,你们只需提成就行啦!”最多的时候,这个公司在全国吸纳了3000个代理商,代理费收入超过亿。

一些代理商也对项目非常自信。有一位东北代理商在采访时指着手机里的几款数字人说:“别看那些数字人公司吹嘘自己多厉害、技术多牛,他们的产品要想成功走向市场,还是得靠我们来推。他们都是些搞技术的家伙,完全没有运营推广的能力。”

但也有不少代理商正努力与数字人公司拉开距离。

周康是连续创业者,考虑到自己性格内向,还有镜头恐惧症,所以今年3月他决定进入数字人行业,“具体是哪家我就不说了,反正是行业领头羊。他们说入门费只要一万七,然后就能以七折拿数字人。”

不仅价格低廉,周康还去了数字人公司总部考察,“五层楼,上百人在办公,他们说要在全中国制造上亿个数字人分身,早进入能早赚钱。”

周康还记得当时的情景。

当他准备支付时,旁边一位加盟商开口说:“你七折,我这三折,还不如从我这儿买。”他有点担心对方是骗子,所以礼貌地拒绝了。但这样的价格体系为后续的发展埋下了隐患。

“从我这儿买的价格比直接从公司买还要贵,那我赚什么?”除此之外,周康发现这个数字人公司的配套服务非常不完善,“怎么拍、怎么剪都需要技巧,但他们不教,全靠自己摸索。我看到这种态度,都不想继续了。最后受害的还是自己的朋友圈。”

沟通了三个月,没得到任何进展,周康提出退款,否则就要曝光,对方最终同意了。

但在长沙,李强没这么幸运。

今年5月,李强花了十几万成为某数字人公司的代理商,但售后服务差,他最大的困难在于账号总是被封,“我都快崩溃了。”

李强曾想退出代理商身份,拿回入会费。但该数字人公司的员工私下告诉他:“你要是退款了,别人也要退怎么办?万一大家都退了,那咋办?”已经投入太多,李强也不敢声张,否则自己可能拿不回钱,代理业务也没法做,只能期待这个市场能快速回本。

VOL.2 直播带货,是好买卖吗?

“数字人主要就是降低成本、提高效率的。”这是几乎所有被采访者的共同看法。

“在深圳,公司要雇一个主播至少得花8000块,现在用我们的数字人,一个月只要两三千,还包运营,性价比超高。”销售杜梦华解释道。

2014年成立的闪剪智能曾开发出逗拍等APP。2022年推出了数字人短视频平台闪剪和数字人直播产品闪剪智播。其创始人、CEO严华培谈到数字人的用途时说:“以前搞直播得花好几万甚至几十万搭建场地、请主播,现在只需要几千块,数字人降低了直播门槛。”

作为国内最大的内容电商平台,抖音对数字人的封禁严格程度有名。而像淘宝、京东这样的电商平台需要直播带动公共流量,提高店铺转化率。“直播改变了人们的购物方式,过去是看店铺详情页购物,现在是在直播间感受情绪后购物。鉴于成本收益比,一些中小商家会考虑数字人直播,一些电商平台也对数字人直播持以开放的态度。”严华培指出。

因此,很多厂商宣传的重点是将数字人应用在电商平台。

山西卖塑料花的商家陈云说:“抖音是最大的直播平台,如果在抖音播不了,其他平台也没啥用。”

“直播卖货核心是货,而现在直播圈那么乱,连真人都卖不出去,还指望数字人?显然不切实际。”陈云补充说。

“数字人直播不太可能从零开始打开市场,但可以从小到大,提升主播的卖货能力,比如延长直播时间。”北京一位数字人代理商周洁提到。

调查发现,终端用户对数字人直播的反馈很少,很多人并不关心卖货的直播间是不是用了数字人,他们只看重购物型主播。

杭州的王女士有两个孩子,每个月都在蒙牛的直播间下单两三箱牛奶,她说:“蒙牛在哪儿买都一样,但直播间能便宜三四块钱,晚上没事我就会去刷两箱。”

与直播带货相比,更多数字人使用者担心的是直播间会被封。

目前市场上的数字人主要分为两种:预先制作和实时制作。预先制作的内容大多是重复的。实时制作的数字人在直播时,运营人员可以捕捉IP,实时回答观众提出的问题,但一般限于特定问题。

“封禁的原因可能是被认为是录播,或者是遭到了同行的恶意举报,封号概率大约30%。”经历过多次封号的陈云总结出来。

李强会尽量帮助客户避免封号,“我保证客户半年内账号不会被封两次以上,但不能保证不被封。”

李强指出,“数字人是模拟真人直播,平台封禁通常是因为内容和真人直播类似。封禁过程和真人一样,先是一个小时,然后是一天、一个月。”

点金手创始人丰年指出,“许多数字人直播间被封,主要是因为内容表现能力差,影响了用户体验,不是平台针对数字人的。”甚至有代理商吐槽:“我还记得刘润当时那么高调宣传数字人,最近发现他的抖音好几个月都没更新过。”

“数字人解决的是主播问题,但运营能力你自己得具备。”为了避免被封,俞天采取了半自动直播形式,运营人员随时跟进数字人直播状态,“但即使这样,我们也无法完全避免封禁,毕竟这是平台的性质。”现在,俞天更多地使用数字人来制作短视频。

想要了解数字人如何防封,如何持续创造直播收益。请扫本页面上面二维码咨询。


热门技术